武漢直擊|深夜里的“方艙醫院”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武漢直擊|深夜里的“方艙醫院”
作者:  李鳳虎 楊曉東

  10余天來,河南省第五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醫護人員早出晚歸,穿著厚重的防護裝備,在“方艙醫院”忙碌工作,奮戰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。

  晚上,醫護人員在“方艙醫院”里開展哪些工作,患者的生活情況怎么樣?記者通過短程跟隨和對話方式,探訪了河南醫護人員夜晚的工作情況。

  2月20日19時,武漢的夜色已濃。在青山區一家酒店門口,13名醫護人員沒有吃晚餐,集體乘車,不到10分鐘,抵達武鋼體育館“方艙醫院”。

  13名醫護人員測量體溫,穿戴防護服,需要半個小時左右。鄭州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長邵青青是本班感控負責人,所有人員穿戴完畢,她要逐一檢查確認。

  8時,進艙交接班。醫生和護理人員到各自區域,查看物品配備、患者登記信息等情況。邵青青帶領護理人員、保潔員對艙內進行消殺毒。

  董善京作為醫生組組長,帶領醫生到病區,重點查看部分患者的治療情況,了解整個病區最新人數。“我的體溫感覺有點高?”“我的心情有點煩躁”“吃了這些藥有效果嗎?”……董善京耐心解答,并反復叮囑一定放松心情,配合醫生的治療方案。

  “其實,患者想和醫護人員多交流,渴望得到安慰,來緩解心里的焦慮。”董善京告訴記者。

  護理人員在艙里的工作比較細致瑣碎,邵青青除了要輔助醫生,還要負責為患者發放藥品、疏導患者的焦慮心理等工作。

  邵青青在病區碰到一位60多歲的患者老人,體溫、血壓、血氧飽和度等指標都穩定,老人精神卻很緊張。邵青青一遍遍耐心開導:“阿姨,我們就守在你旁邊,不要怕。你的各項指標都好,要有信心。”經過開導,這位老人不再焦躁。

  

  “讓我記憶最深的是,一名20歲患者男孩正在上大學,他來到‘方艙醫院’后,每天上網課,沒有間斷過,很有志氣。”邵青青告訴記者,“這名男孩性格很開朗,對戰勝病魔非常有信心,他的這種樂觀心態也提高部分患者的自信心。”

  邵青青說,在溝通交流中,我得知一部分輕癥患者是機關單位工作人員和黨員,為了進一步融洽醫護人員和患者的關系,我挑選了6名工作能力強的患者,在“方艙醫院”成立了志愿者先鋒隊,協助醫護人員發放藥物、收集患者反映的問題、開展心理疏導等工作,如今,“方艙醫院”成了這些志愿者的新工作陣地。

  

  21時30分,患者區安靜有序,沒有嘈雜聲,大部分患者已躺在床上。有的鄰床患者輕聲聊天交流,有的用手機上網看新聞聽音樂,有的在看書。

  22時30分,患者開始休息,醫護人員僅開了少部分光線柔和的照明燈。邵青青帶著護理人員對病區的患者床位逐一檢查,看到所有患者就位,她才放心離開病區。

  

  在醫療區,醫生們也不再繁忙,董善京和小組醫生交流重點患者的當晚診療情況。“晚上11點左右,有一個女性患者被緊急送到‘方艙醫院’。醫護人員在辦理入艙手續時,發現當天是這名患者的57歲生日。”董善京告訴記者,“得知這名患者還沒有吃晚飯,在不打擾其他患者休息的前提下,我們醫護人員為這名患者送去一碗泡面版‘長壽面’,并送上生日祝福。”

  醫護人員的這一份意外“生日禮物”讓這名患者特別感動,她對董善京和醫護人員連聲稱謝,并表示:“我非常有信心戰勝病魔!”

  2月21日零點,醫護人員進入病區巡查,查看患者的休息情況。零點30分,醫生和護理人員開始匯總各自區域的工作情況。

  

  凌晨1時30分,整理好本班的工作臺賬,準備交接班。“深夜里的‘方艙醫院’很安靜,患者睡眠很正常,情緒也很穩定。”邵青青說。

  凌晨2時,正式交接班。邵青青逐一檢查本班醫護人員的出艙消殺毒工作。“脫防護服要求最嚴格,動作要輕慢,需要進行多個消殺毒毒步驟,尤其要仔細清理鼻腔、耳道等部位,避免交叉感染,出艙消殺毒需要時間至少1個小時。”邵青青說,“脫掉三層防護服后,每名醫護人員的內層衣服都濕透了。”

  凌晨3時30分,醫護人員回到住地酒店,再次進行消殺毒,洗頭洗澡、拿消毒液浸泡衣服,收拾停當,這時接近凌晨4時。

  “我見過凌晨2點的武漢,璀璨的星空,耀眼的路燈,武漢的深夜特別寂靜。大家都在為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去努力、去付出,只要能為患者帶去信心,治好病,我們苦點累點沒什么。為了勝利,一切都值。”邵青青在朋友圈發了一條微信。


編輯: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

模拟炒股大赛